孩子跳跳跳
陳樂生 ‘ 65 香港

很多年前開始,香港小孩子跳樓自殺新聞在加拿大時有所聞。當時心中非常疑惑,一個十一、二歲的孩子應該是最無憂無慮,況且現在的物質生活較前豐盛,孩子為何要走上絕路?至我回流香港,仍執教鞭,在這數年來在教學上與學生及家長的不斷接觸中,很快就使我明白孩子走上了不歸路的其中點滴。

香港現時一般年青的父母對孩子學業的普遍心態基本是求學只是求分數。他們求分數的心理遠比他們的孩子強。往往在孩子考試期間,睡不著,吃不下的是家長,而非兒女們;在報紙上或電視採訪的鏡頭中,時可見到升中試派位成績公報時,痛哭流涕的是家長,而非兒女們。個別家長也時常把自己的孩子和別的家長的孩子比較。無論在成績方面,在課外活動方面和在日常生活方面都營造了一個無形的競爭,而一些無謂的無形心理和精神壓力就不知不覺轉嫁到孩子們的身上。

家長對分數的重視,簡直到了走火入魔的程度。若測驗卷或試卷的某一答案,他們認為是對的,而孩子在卷上的答案被老師認為是錯的,家長就會利用所有方法,例如電話、約見,千言長信,來與老師「駁火」。不取回分數,勢不罷休。

在我回港任教的第一個年頭,有一個難忘的經歷。當年在班埵酗@個胖嘟嘟的小男孩。他健康活潑,性格「十分」開朗。但卻是「滿江紅」一族。每次默書或測驗前,他的母親一定走來向我詳加詢問一切細節,無奈小男孩皆鍛羽而回。之後,他母親定必苦口苦面的約見我,訴說她如何如何努力幫孩子溫習,但孩子成績仍然不合格。我通常都安慰她說孩子可能還未開竅,鼓勵她不要灰心……

數月又過去。有一天,轉來一位家長的電話。在我說完「喂,我是Miss Chan,」之後,電話筒就傳來不斷的啕啕大哭之聲。我頓時不知所措。冷靜了對方後,才知道她是小男孩的母親。她訴說她已竭盡所能教導孩子,她不明白兒子的成績為何如此差勁。她無法向丈夫和家中父老交代……可憐這個母親,為兒子的學業,精神狀態已達崩潰邊沿。更可憐的是天下父母心,香港年輕父母給自己及孩子的無形壓力,可見一斑。

香港現在很多家庭,經濟來源都比以往豐裕。一般中產家庭,皆僱有家務助理,打點孩子的起居飲食。加上每家的孩子數目都很少,往往造成家中成人對孩子過分溺愛及保護。父母事事為孩子粗心、打算。吃什麼?穿什麼?學什麼?做什麼?一切都由父毋策劃。久而久之,孩子依賴慣了,自然缺乏獨立思考,獨立處事和解決困難的能力,只能完成已安排好的事情。嚴重的說,飯來就張口,衣來就張手。

現在教導孩子切記千萬不能損害孩子自尊。老師打學生手板,是老師自取滅亡之舉。老師罰學生短暫的站立,老師也是犯了「校規」。連罰學生坐或抄句子,請各位留意,是幾句句子的罰抄,也叫體罰。明明是一個「反斗」得要命的學生,老師在學生評語,卻要寫上「活潑好動,創意無限」。孩子習慣在他們負面的行為上接受那蓋上華麗藻詞的訊息,行為就變得越來越肆無忌憚,又倘或遇上嚴峻批評時,根本無法面對。

學校曾經有一助教,為要收回條,而責怪了一個非常善忘的學生幾句。想不到,翌日,該學生的父親氣沖沖的來與助教理論。說助教不應用這樣重的語氣跟他的兒子說話。因為他們全家上下都不敢對孩子有半句動氣的說話,怕的是孩子受不了,會跳…………!!!!!

孩子自殺的原因當然錯縱複雜。內中涉及教育制度、社會、家庭、環境、個人、心理、情緒的種種因素。而筆者所描述的只是在香港工作的部份心路歷程,全部真人真事,與各位分享。

人之初,性本善。但願我們的孩子都能在一個正確、適當、和平、關愛、了解和忍耐的學習天空下,自由飛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