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舊篇:風雨瀟瀟馬料水

伍巧裳   '62 多倫多

大雨傾盆如注,來勢有如萬馬奔騰,惱人的時刻啊,卻是我們踏上征途的光景。既然衣服鞋襪都被弄濕了, 就讓我們索性給它淋個痛快吧!無論如何,它都不會打消我們慷慨赴「營」底赤熱的心的。

一九六四年八月十五日下午,一個陰雨如晦,使人「仰天長歎」的日子,就是我們整裝入營的「良辰」。 一列在風雨中蜿蜒於山野田園間的火車,在沙田馬料水火車站輕輕地放下我們。浩浩蕩蕩的一行數眾, 載談載笑瞧著我們的夏令營 ─ 崇基書院 ─ 邁進。

報到後,匆匆往宿舍放下行裝,便連忙趕到膳堂去聚集。崇基書院膳堂內的舞台上,早巳坐立著三五成群, 細談淺笑的校友們。一聲“ Hello ”,兩句“你好”,就立時打破彼此的隔膜;年青人的性格本來就是豪爽、愛熱 鬧的,更何況在校時大家都是「熟口熟面呢」!

齊齊享用火腿三文治、汽水、奶茶就是這個夏令營揭幕的首個程序。為了隆重其事,於後來的交誼會中, 還在同學群堙u硬拉」兩位師姐用其生袑剪仔「剪綵」呢!

用口咬著飲管傳介指比賽,及以雙腳傳橙比賽,笑料百出,非身歷其境,無法意會其中的妙趣。生人勿近的 傳寶盒、使人滿場飛的大風吹,給交誼會點綴得更為出色;那害得我們費了半天時間,尋遍每一個角落,卻 原來縳在主席的鞋帶的 walking key 就够令我們啼笑皆非啦!

晚餐之後,天公造美,居然把雨水收回,好使「追踪」這個節目可以如期舉行。積去年之經騐,加上主席許澤堯及李文成等諸位 同學的 設計、佈置,使我們在兩小時內極盡緊張、恐怖、剌激、興奮的快樂!

雨竭初晴、深夜、在海灘、用電筒在水裡义「蟹」這個秩序,亦可謂別開生面啊。漆黑的夜空, 蓋著墨藍的大海,疏落的星,伴著朦朧的月亮,除了有節拍底浪潮詩般的低訴外,萬籟無聲。 滿腔傻勁的我們,亳不留情的,打破這如畫般寧靜的境界,熱鬧了整個海灘。

「义到了,义到了!」在遠處,赤足浸在水裡的某同學,高舉义子,興高彩烈的嚷著。

「哈哈,你义到的是一條死的雞泡魚呀!」另一位校友用電筒照一照他的戰利品,登時給他潑了一盆冷水, 可憐某同學聳聳肩,作了一個無可奈何的苦笑,趕忙把雞泡魚放回海堙A彷彿怕繼續出醜似的!唉,好勝的伙子啊! 「喂,別把身子彎得太低,當心你的眼鏡掉到海堜O!」

「可惜!可惜!剛剛發現蟹踪,這可惡的電筒卻沒有電,真是氣煞本少爺!」

在海水堛F映映、西照照,尋尋覓覓幾達兩小時。夜巳深,大家在集隊而返時,始知個個全無所穫, 原來在年中的這個季節,根本是無蟹可义的,負責節目的同學只是騙我們來玩玩水吧了,難怪不少校友大呼 「中計」不巳啦!算了吧,今晚不是玩得好開心嗎!

各自拖著疲倦的身軀,回宿舍尋其好夢去,有些同學可謂精力過盛,居然於熄燈後亮著電筒打橋牌呢!

一覺醒來,只見窗外灰暗一片,原來徹夜綿綿細雨,點滴到天明。

今天的天氣比昨日還差,真教人納悶,夏令營僅僅兩三天,在我們應該是一刻千金的啊!

「同學們,放開懷抱吧,風堛x舟,雨中海泳,或者別有一番情趣呢!讓我們向天氣挑戰,寫下勇敢無畏的一頁吧。」 熱心人士在打氣了,當今之「勢」明知是高調也得唱唱啦!

早餐用畢,主席隨即宣佈海浴、泛舟這個項目照原定計劃舉行。

有意隨波逐流的同學立刻更衣,醉心於碧海泛舟的仁兄仁姐亦全套雨裝打扮,會合出發。

風起勁的刮著,雨無間的落下,灰綠色的海水底盡頭是迷漓的遠山。蒼翠欲滴的草木帶淚含悲,楚楚可憐的。 風風雨雨自古蘊涵哀愁慘戚的況味,然而我們的歡笑卻驅走了風雨灘頭的落寞,爽朗的叫嚷洋溢於潮濕的空間。

「浪大呢,小心呀!」

諳於水性的同學一面警惕著同行的泳侶,一面相繼聳身一躍,投進海的懷抱堙C那幾瓣輕舟上的校友們, 半生不熟的抓著槳,似模似樣顛簸於起伏的浪濤上,載浮載沉的,驚險萬狀。 同學們!嚐透了逆水行舟的滋味啦,如今知道作湖海壯遊並不容易了吧!

可惜相機無武之地,不然,把你們這群「落湯雞」攝入鏡頭,就够精彩十分啦。

午餐後的運動大會,基於天雨及場地泥濘,無法舉行,只得忍痛割愛。

於是,自由活動的時間延長了。曾發表過於假期內應爭取午睡時間的偉論底部份同學,正好趁機會去白日見周公, 有興趣於玩紙牌的校友自然有他們的搭子,久別重逢的老同學要談的多的是,如今不正是互訴衷曲的好時光嗎。 當然,亦有人喜作雨中的球場健將的,即使變了泥人又何妨!每人陶醉於各適其適的天地堙A管它把明年的雨水 也於今天倒下來!

筆者與何同學突起雅興,趁雨勢稍輕之際,一同持傘於雨中漫步,既可遨遊於綠水青山,又能博覽崇基書院週遭 的環境,使無如入寶山空手回之憾,正是一舉兩得呢!

那在公路上的另一邊半山上的雍雅山房,頗富日本情調;小橋流水,玉柱雕欄,又使人想起古色古香的故國風情, 加上悠揚的音樂,益發令人流連忘返。遠望雲山碧海,近聽瀑布飛泉,彼此都彷彿渾忘一已的存在,不期然隨意之所往, 信步漫遊,大家默不作聲,一切盡在不言堙C

我們用過晚餐,又為跟著的節目議論紛紛了:

「雨現在是稍為停了,但土地潮濕,野火會如何舉行 ? 」

「不用擔心,我們的好主席今午巳經到沙田去買了風爐及炭回來啦,看來,今晚的野火會亦將是別開生面呢!」

七時三十分,我們握著電筒持著燒烤用具,不久就到了大學新邨的一所平房。當負責的同學在屋前的草坪上預備 野火會的一切時,裡面郤在開使人笑破肚皮的音樂大會。

初時大家以一種懷舊的心情,重溫以前音樂堂時老師教的曲子,聲聲稔熟的歌詞,把我們帶回闊別巳久的母校回憶中;後來, 越唱越興奮,一切我們懂得的歌都唱過了,那邊幾個頑皮的男同學,居然唱起電台的廣告歌來。

『壽星公,壽星公,你係好公公….』

『保持,青春,皮膚的美麗,請常用….』

『飄紅,飄紅,人在那方….』這邊校友亦不甘後人,高唱其「碧海狂僧」。

『落花滿天閉月光….』女同學也絕不遜色,立刻和一曲「帝女花」。歌聲與笑聲洋溢在這平房內,如今我始發覺同學 們對各類歌曲都是既精且博的呢。

「各位,各位,請靜一靜,現在野火會就緒了,請你們暫時閉閉金嗓子,先來飽飽腹吧!」正當大家唱到難分難解之際, 李文成同學進來宣佈。

那草坪上火光紅紅的炭爐立刻圍上了急不及待的同學。我的香腸,你底雞翼、他的牛排,一同葬身火海。

「喂,請你看看我熟了沒有?」

「你當然未熟啦,熟了還能在這媔隉A哈哈。」

「噢,你這捉狹鬼,我是問你我的猪扒呀!」那邊有人在舌戰啊。

「呀,在一次話劇演出中,我似乎與你合作過啊。」某同學對在他身旁燒著牛扒的同學說。

「我記起了,那次我飾演的,還是你的父親呢!」

「一夕野火會,使你們父子重逢,真是意義重大啊,你的雞翼,值得請我吃啦。」一向愛開玩笑的李同 學打蛇隨棍上,見獵心起呢!

「喂,你的香腸成了焦炭啦,還不讓位給我。」談談笑笑的時光,過得飛一般的快。殷紅的火焰映照年青 熾熱的面孔上,益增青春的氣色。

夜蘭珊,我們只好收拾未盡的餘興,抱著飽飽的肚子回宿舍度過第二晚。

來去怱怱,今天巳是我們收拾回家的日子了。那曾使我們暫忘離別的惜別會的遊戲,給我們以夏令營中 最後的快樂,爆堂的笑聲,猶然在耳。

天開始放晴了─在我們即將離去的時侯。讓我們拍一張全體合照吧─藉著此刻吝惜的陽光。

主席許澤堯及李文成等諸位校友,讓我們向你們致以萬二分的謝意。這個夏令營在你們的努力及心思中, 辦得十分出色。特別是今次天雨的關係,增加了你們工作及編排上的困難;你們勞心勞力,奔波走動, 為的是全營的享受及快樂,你們的辦事能力,犧牲精神,真使我們極度欣賞,萬分敬佩。

這是一個成功的夏令營啊,儘管口婸﹛G「惱人的天氣!」心中卻云:「不知明年在那媮|行呢!」

汽笛長鳴,再見吧,可愛的馬料水,難忘的崇基書院!


(編者按:作者提供,曾刊載於一九六四年九月八日的《聖馬可校友會季刊》:標題: 雨中的營地)